汉斯-威廉·希弗(Hans-WilhelmSchiffer)世界能源理事会世界能源资源分会(WorldEnergy Resources, World Energy Council)执行主席

        欧盟(EU)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之一,2015年的GDP高达14.635万亿欧元。欧?#26031;?#26377;5.08亿人口,?#38469;?#30028;人口总数的7%[1]。在满足欧盟能源需求方面,煤炭曾经并将继续发挥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
欧盟的能源供应结构

        2015年,欧盟的一次能源消费总量达到23.32亿吨标煤[1],仅次于中国和美国,是全球第三大能源市场。表1显示了世界平均能源结构与欧盟能源结构的情况?#21592;取?/p>


来源:《BP 世界能源统计年鉴》2016 年6 月版[2]


        显而?#20934;?#22312;欧盟的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,煤炭所占份额?#31995;汀?#19982;此相反,欧盟的核能所占份额高于世界平均水平。其他除水力之外的可再生能源,尤其是风能和太阳能的消费量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。

2015年欧盟各国不同能源资源的产?#35838;猍2]:

· 石油:           1.03 亿吨标煤

· 天然气:         1.55 亿吨标煤

· 煤炭:           2.08 亿吨标煤

· 核能:           2.78 亿吨标煤

· 水电:           1.09 亿吨标煤

· 其他可再生能源:    1.94亿吨标煤

        能源生产量(包括核能在内)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45%,因此,欧盟能源进口?#26469;?#24230;为55%。

欧盟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进口地区。欧盟的能源进口量是全球石油、天然气和煤炭贸易总额的1/4。然而,2015年欧盟能源消费量仅占全球能源消费总量的12.4%。欧盟对于石油和天然气的进口?#26469;?#24230;尤为严重,分别高达88%和70%。煤炭进口比例为45%[3]。

        过去十年中,欧盟能源进口?#26469;?#24230;不断上升,这主要归咎于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减半,煤炭的产量也下降了17%。而可再生能源的消费量翻了一番,否则欧盟能源进口?#26469;?#24230;将会更高。

        欧盟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来源较为单一,因此能源安全问题备受关注。俄罗斯是石油和天然气的最大出口国。爱沙尼亚、拉脱维亚、立陶宛和?#20381;?个欧盟成员国的天然气均从俄罗斯进口。波兰、捷?#26031;?#21644;国、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等中东欧国家年均天然气消费量的50%~100%也进口自俄罗斯。此外,欧盟一些区域的天然气管道必须经过乌克兰,受乌克兰局势和俄罗斯相关风险因素的影响,这些区域可能会面临供气中断的危机。对单一供应源的依赖度过高,使欧盟一些国家极易遭受供应中断的影响。2006年和2009年冬季,俄罗斯曾切断乌克兰和?#20998;?#30340;天然气供应。2014年乌克兰危机期间,由于担心俄罗斯会出于政治目的再次切断天然气供应,特别是那些穿过乌克兰的输气管道,欧盟经讨论决定建立一个能源联盟(Energy Union)来抵御该威胁[4]。

        事实?#24076;?#20420;罗斯也是欧盟最重要的煤炭供应国。但与天然气供应情况不同,欧盟的煤炭供应源有很多选择,?#19968;?#30784;设施完善。即使最大的煤炭供应国切断供给,欧盟也可以转向其他供应源。


欧盟的监管框架及其对能源结构的影响

        2015年初,欧盟委员会(EU Commission)根据战略框架提出了?#20998;?#33021;源联盟(European Energy Union)的计划,重点关注密切相关的5个方面,即实现能源供应安全、团结与互信,建立统一的能源市场,提高能源效率,降低经济活动的碳?#27431;牛?#20197;及开展能源领域的研究、创新与竞争。能源联盟制定了下列具体目标:

·降低欧盟对外能源?#26469;?#24230;。欧盟会尽力保证投资者的规划安全性,鼓励开发新的能源供应源,尤其是天然气资源。尽管?#20998;?#24403;地煤炭储量丰富,但计划中并未特别提及。?#20998;?#29702;事会(The European Council)提出要?#32435;啤?#20869;部能源资源的利用?#20445;?#21253;括煤炭资源。

·为建立?#35270;?#20302;碳社会的能源体系,需增加液化天然气(LNG)的进口量,提高能源效率[5]。

        欧盟的?#27604;?#21644;安定依赖于稳定充足的能源供应。因此,欧盟委员会制定了一个能源安全策略,一方面加强对短期能源供应中断的应对能力;另一方面,降低对特定燃料、能源供应源和供应渠道的长期依赖程度。

欧盟各成员国的能源类型,以及多年来的能源政策均有所不同,因此各国的能源结?#20849;?#24322;显著[6]。

        如今,核能是法国最主要的电力来源。而德国决定到2022年前关闭所有核电?#23613;?#22312;政策支持下,2015年德国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达到29%,自2000年以来提高了5倍。在奥地利和瑞典,水力发电比例最高。丹麦大力发展风电。荷兰最主要的发电能源是天然气。而在波兰,煤炭发电比例高于80%,居主导地位。英国2015年的煤炭发电比例为22.6%,同比下降了7.1个百分点,这主要归因于电厂的关闭和转型。2015年,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(Energy and Climate Change)大臣建议,到2025年关闭所有未采用CCS?#38469;?#30340;?#27982;?#30005;厂。然而一周后,英国政府却宣布取消对白玫瑰CCS项目(White Rose CCS project)高达10亿英镑的投资[7]。


2015年的煤炭供应

        2015年欧盟各国的硬煤总产?#35838;?.003 亿吨。其中,波兰的产?#35838;?220万吨,是最主要的硬煤生产国,其次是英国、捷?#26031;?#21644;国、德国、西班牙和罗马尼亚,其硬煤产量分别为870万吨、820万吨、670万吨、300万吨和150万吨。2015年欧盟各国的?#32622;?#24635;产?#35838;?.981亿吨。其中,德国是最主要的?#32622;?#20379;应国,2015年其?#32622;?#20135;?#35838;?.781 亿吨。欧盟其他主要的?#32622;?#29983;产国包括波兰(6310万吨)、希腊(4540万吨)、捷?#26031;?#21644;国(3810万吨)、保加利亚(3680万吨)、罗马尼亚(2240万吨)、匈牙利(920万吨)、斯洛文尼亚(320万吨)和斯洛伐克(180万吨)等(图1)[8]。

        2015年,欧?#26031;?#36827;口1.916亿吨硬煤(包括无?#22530;海?#20027;要进口国为德国(5550万吨)、英国(2710万吨)、意大利(1950万吨)、西班牙(1900万吨)、法国(1430万吨)、荷兰(1240万吨)和波兰(820万吨)等[8]。

        在过去二十年中,欧盟的煤炭产量和消费量均有所下降。尽管如此,2015年当地的硬?#27721;禿置?#20135;量仍占总煤炭供应量的55%——将不同类型的煤炭折合为标煤计算?#36152;觥?/p>

        煤炭进口来源多样化,可保障能源安全。全球煤炭储量十分丰富,而且分布广泛。从能源角度看,目前已探明的煤炭储量,尤其是?#35270;?#24320;采的煤炭储量远大于石油和天然气储量的总和。按照2015年的水平,预计还能开采100多年[9]。


能源供应市场中煤炭的角色

        欧盟的煤炭需求主要来自电力和供暖部门,占到煤炭总需求的75%以上。另有10%的煤炭供应给生产钢铁的高炉和焦炉。此外,水泥制造、房地产、商用和其他服务业的煤炭需求比例分别为9%,3%,1%。所有这些行业的煤炭需求量正在逐渐下降。

        电力部门对煤炭的需求量最大,然而欧盟各国的煤炭发电比例已从2000年的32%降至2015年的25%。德国的废核政策虽然使煤炭发电量自2011年之后有所回升,但煤炭在总发电量中的比例仍然从2000年的50%降至2015年的42%。

        各国煤炭在总发电量中所占比例各不相同。现今,波?#27982;?#28845;发电的比例最高,超过80%。在德国、捷?#26031;?#21644;国、希腊和保加利亚等国,煤炭发电比例为40%~50%,煤炭是最主要的燃料。在这些国家,本地?#32622;?#21457;挥着重要作用。在英国、西班牙、丹麦、荷兰、罗马尼亚、葡萄牙、匈牙利、爱尔兰和斯洛文尼亚等国,煤炭发电比例为10%~30%。对一半左右的欧盟成员国而言,煤炭对于确保其能源安全十分重要[10]。


煤炭对欧盟的主要气候和能源政策的影响

        近年来,可?#20013;?#21457;展尤其是减缓气候变化已成为影响欧盟能源政策的关键因素。然而,确保能源安全和工业竞争力也变得日趋紧?#21462;?/p>

        煤炭是主要发电燃料之一。“但欧盟没有一项专门的煤炭政策,而其他政策会影响煤炭的使用,如欧盟碳?#27431;?#20132;易体系(EU-ETS)、空气污染法令和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等。欧盟本地煤炭具有强大的竞争力,而且煤炭(硬煤)的低价进口来源多样化。因此,煤炭具有高度的资源安全优势。但煤炭的高碳?#27431;牛?#20196;其对低碳经济的?#20013;?#36129;献大打折扣,因此,必须大幅提高电厂的效率并应用CCS?#38469;酢!?nbsp;[11]

        在过去的十年中,欧盟在能源和气候政策方面采取了3项措施:(1)欧盟通过了《第三次能源改革方案》(Third Package),逐步实现内部能源市场自由化;(2)欧盟通过《2020气候与能源法案》(2020 Climate and Energy Pack-age),确立了宏伟的气候与能源目标和政策措施;(3)欧盟出台了新的《2030年气候与能源政策框架》(2030 Climate and Energy Policy Framework,以?#24405;?#31216;《框架》),为2015年的国际气候谈判奠定了基础。

        在2014年10月的欧盟秋季峰会(European Council meeting)?#24076;?#21508;成员国领导人一致通过了《框架》,达成了以?#24405;?#39033;极其关键的与能源安全相关的共识:

· 按照《框架》设定的目标,到2030年欧盟的?#29575;?#27668;体?#27431;?#35201;比1990年至少降低40%。欧盟碳?#27431;?#20132;易部门的?#27431;?#37327;与2005年相比需降低43%,而非碳?#27431;?#20132;易部门的?#27431;?#37327;与2005年相比需降低30%。

· 到2030年之前,欧盟能源消费结构中可再生能源占比将提高至27%以上。

· 基于目前?#20848;?#26631;准,与未来能耗相比,到2030年需将能源效率至少提高到27%。

        能源安全也是《框架》的重要部分。?#20998;?#29702;事会一致同意通过开发内部资源,发展安全可?#20013;?#30340;低?#25216;际?#26469;提高能源系统的安全性。

        欧盟碳?#27431;?#20132;易体系是实现高效?#32479;?#26412;减排的核心。2015年,将引入市场稳定储备(Market Stability Reserve)机制,降低碳?#27431;?#20132;易部门的?#27431;?#27941;贴,自2021年,这些部门必须将年均减排比例从1.7%提高到2.2% [12]。


欧盟内部对煤炭的观点

        世界能源理事会(World Energy Council,WEC)开展了一项名为《2060年世界能源情景》的研究,2016年10月的世界能源大会(World Energy Congress)上展示了此项研究的内容,主要包括三种情景。表2描述了这三种情景及其特点,旨在帮助利益相关方解决当今的能源困境,实现环境的可?#20013;?#21457;展、能源安全和能源公平[13]。

        这三种情景是探索性的、不规范的,通过自下而上的研究方法推演出来。它引出了以下问题:当前我们处在什么阶?#21361;?#36890;过哪些可行的途径才能走向未来?这既不同于那些通过自上而下的方法?#36152;?#30340;情景,也不同于指示如何从A点走到目标B点的路线图。

        这三种情景的量化结果在全球层面和地区层面都有所展示。对于?#20998;?1国来?#25285;?#27431;盟28国及瑞士、挪威和冰岛),煤炭消费量预计将大幅下降,尤其是在“未完成的交响曲”情景中。在“?#25191;?#29237;士乐”、“未完成的交响曲”和“重摇滚”三种情景下,2060年煤炭在一次能源供应中所占份额分别为2%、4%和6%。

        在“?#25191;?#29237;士乐”、“未完成的交响曲”和“重摇滚”三种情景下,欧盟煤炭发电的份额会分别降低2%、3%和3%。2030年之后将部署CCS?#38469;酰?#23588;其是在“未完成的交响曲”情景下。在?#20204;?#26223;下,到2050年,?#20998;?1国将有81%的煤炭发电应用CCS?#38469;酰?#21040;2060年预计会升至95%。

        到2060年,在“重摇滚”、“?#25191;?#29237;士乐”和“未完成的交响曲”三种情景下,欧盟化石燃料发电的比例会分别降至42%、25%和16%。而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比例将分别为43%、63%和67%,剩余部分则来?#38498;?#33021;。


结论

        由于国际煤炭价格低廉,欧盟煤炭供应来源多样化,并?#19994;?#22320;?#32622;?#20648;量丰富,因此煤炭具有明显的资源安全性优势。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发?#36141;?#33021;源效率的提升,CCS等洁净煤?#38469;?#24212;当被视为降低碳?#27431;?#30340;另一个主要途径。此外,如果不采用CCS?#38469;酰?#20840;球范围内降低到450ppm碳当量的长期总贴现减排成本将会增加138%[14]。因此,必须制定政策和相应的法律框架,支持在煤炭、天然气和生物质发电厂和工业中部署CCS ?#38469;酰?#20174;而降低投资成本,经济且?#34892;?#22320;降低?#29575;?#27668;体的?#27431;擰?#22914;此一来,煤炭的作用将比WEC三种情景中所预测的更为重要,也更有利于实现欧盟的宏伟气候目标。


参考文献

[1] Eurostat. ec.europa.eu/eurostat/web/main/home

[2] BP. (2016, 22 June). BP 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energy 2016, www.bp.com/en/global/corporate/energy-economics/statistical-review-of-worldenergy.html

[3] IEA Coal Industry Advisory Board. (2016). The role ofcoal for energy security in world regions. Regional/Country Chapters: EU-28, 2, www.iea.org/ciab/EU28_Role_Coal_Energy_Security.pdf

[4] Tagliapietra, S., & Zachmann, G. (2016).Rethinking the security of the European Union′s gas supply. Bruegel PolicyContribution Issue 2016/01, bruegel.org/wp-content/uploads/2016/01/pc_2016_01.pdf

[5] European Commission. (2015, 18 November). State ofthe Energy Union 2015. COM/2015/0572 final. Available in various languages at: http://eurlex.europa.eu/legal-content/EN/TXT/?qid=1449767367230&uri=CELEX:52015DC0572

[6] European Union (EU). (2012, 26 October). Treaty onthe Functioning of the European Union. Official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Union.Brussels, C 326/47-387. Available in various languages at: eur-lex.europa.eu/legalcontent/EN/TXT/?uri=celex%3A12012E%2FTXT

[7] Zero Emission Resource Organisation. (n.d.). UK CCScancellation, www.zeroco2.no/uk-ccs-cancellation

[8] EURACOAL. (2016, May). EURACOAL Market report 2016no. 1.euracoal.eu/library/coal-market-reports/

[9] Federal Institute for Geosciences and NaturalResources. (2015). Energy study 2015: Reserves, resources and availability ofenergy resources, www.bgr.bund.de/EN/Themen/Energie/Produkte/energy_study_2015_summary_en.html

[10]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(IEA). (2016).Electricity information 2016. Paris: IEA.

[11] IEA. (2014). Energy policies of IEA countries – TheEuropean Union 2014 review.www.iea.org/publications/freepublications/publication/energypolicies-of-iea-countries---the-european-union-2014-review.html

[12] European Council. (2014, 23 October). Conclusions on2030 Climate and Energy Policy Framework. www.eea.europa.eu/policy-documents/european-council-23-24-10

[13] World Energy Council (WEC). (2016). World energyscenarios 2060. www.worldenergy.org

[14]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(IPCC).(2014). Climate Change 2014: Mitigation of Climate Change. Working Group III Contributionto the Fifth Assessment Report of 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Change, 15, Table SPM.2. http://www.ipcc.ch/pdf/assessmentreport/ar5/wg3/ipcc_wg3_ar5_full.pdf


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:基石杂志